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想起黄运生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广东省 东莞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秋来只为一人长

2018-5-17 15:23:51 阅读9 评论0 172018/05 May17

“燕子楼中寒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这是大诗人白居易写给唐代名伎、徐州守帅张愔爱妾关盼盼的诗句。作诗缘由、燕子楼和关盼盼,在白居易诗的小序中可见。

典藉中记载的彭城,三国时改名徐州,彭城燕子楼位于现在江苏徐州市区,历史上的燕子楼屡毁屡建,基址经历多番变迁。从唐朝宗景福二年(公元893年)至公元1985年,至少历经七次重建。

我国众多名胜古迹之所以闻名于世,流传千古,当中不得不让人感叹文化的力量了,很难说是诗词成就了名胜,还是名胜造就了诗词。如洞庭湖岳阳楼,有范文正公的《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让岳阳楼名噪天下;滕王阁是江南三大名楼之首,首先让人想起的肯定是诗人王勃的《滕王阁序》里的诗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多美的意境啊;始建于三国的湖北黄鹤楼, 有诗人崔颢的千年叹息:“昔人已辞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当然还有李太白与孟浩然的送别之情:“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徐州燕子楼乃张愔为关盼盼而建的一座小楼,飞檐挑角,形如飞燕,故名。历代文人如白居易、张仲素、苏轼、文天祥等都留下了咏怀诗词。元、明、清朝代的戏剧亦有许多关盼盼独居燕子楼的描写,让小小的一座燕子楼历史人文越具深厚,名声大震,跻身中华名楼。

据记载,关盼盼生于唐德宗贞元三年,出身于书香门第,精通诗文,能歌善舞,后因家道中落,被徐州守帅张愔重礼娶回为妾。张愔虽是一介武官,却性情儒雅,颇通文墨,对关盼盼十分欣赏,俩人甚是相惜相爱。

大诗人白居易任校书郎时远游徐州,张愔敬仰白居易诗才,特别在家设盛宴款待。席间关盼盼专门为白居表演了其最为擅长的“长恨歌”和“

作者  | 2018-5-17 15:23:51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颗红豆 千年相思

2018-5-4 15:12:04 阅读7 评论0 42018/05 May4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说到相思,人们自然会想起王维的这首红豆《相思》。借物抒情、凭诗寄意是历代诗人的常用创作手法。红豆,在历代诗词中是思念、想念亲情、友情和爱情的美好象征。

如红豆于王维一样,历代诗人词人都是多愁善感的,其情感往往寓物而发。比如月光下的乡愁“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白《静夜思》);更有甚如“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张月虚《春江花月夜》),读这样的诗句,谁不感叹人生的短暂。“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该有如何的历练才生就如此的豁达和感悟。又如酒,更是唐诗宋词无处不在的一股浓香,有尽显报国情怀、英雄气慨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辛弃疾《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悲壮犹如壮士一去不复还的“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王翰《凉州曲》);悲天悯人的“明月高楼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杜甫《闻官兵收河南河北》);伤感送别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而从《诗经》开始,相思与爱情就从那片蒹葭苍苍、白雾茫茫的水一方中走来,从来就是历代诗人词人浓墨重彩的永恒唱颂主题。唐代诗人王维的那首红豆《相思》可谓耳熟能详,诗中的红豆到今天还是相思与爱情的不二之选。

但是在古代,红豆相思不仅限于爱情,也象征着友谊。王维的《相思》又名《江上赠李龟年》。从《江上赠李龟年》的题目上看,王维是巧用红豆相思之意,寄托着与李龟年的深厚友情。红豆最相思,多采撷,莫相忘。李龟年是谁?唐朝开元初年的著名乐工。在天

作者  | 2018-5-4 15:12:04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建桥(小小说)

2012-4-25 15:48:43 阅读295 评论10 252012/04 Apr25

建桥

   水围村原来住有五百来户人,现大都搬到镇上或住进新村了,老屋都租给了外乡人。外乡人中有在厂里打工的,有租田种菜的,有贩鸡卖鸭的,有在镇上摆摊烤红薯炒茴豆的,有贩卖翻版音像的……他们都习惯早出晚归。两年前一场洪水,将水围村通往镇上的那座建于1972年的水泥桥硬生生冲刷成三截,断卧在河中。桥断了,年轻人倒觉得没什么问题,他们从横卧在水中露出的断石、桥墩上一跳一跳就过去了,学生每天经过也蹦跳嬉闹得快乐。老人们就不乐意,有好心的村民用木板就着河面的石块铺了一道简易桥,但走在上面颤悠颤悠的,看得人心都悬着。遇上春夏两季,河水暴涨,不仅冲走了那些木板,就连河中的断石、桥墩都淹没,人们只好兜个大圈子从邻村的天堂围那道石桥过河。路远了不说,好面子的水围村民见着天堂围村的人都抬不起头来。

  桥断了,车辆的出入就成了问题,非得经过邻近的天堂围到镇上,足足多了十里路程,苦了水围村那些做贩卖生意的外乡人,一些人选择搬离水围村。于是部分老屋就空置下来,影响村民的收入,村民意见很大,特别是还住在水围村的老村民们结队到村委会吵嚷着要建新桥,每次村里都是答应的,但都迟迟不见动静。村主任解释说新桥要设计,还要审批招标,村民都听得纳闷,退休在家的赵老师说,我就不明白,大伙都等着过河,不就是建道桥吗,就不能简化些程序。赵老师的邻居何厨子说,老赵你还不明白?村里压根就不想建这桥。见赵老师还是一脸疑惑,何厨子就说白了,村里有钱的当官的不是住新村就住镇上,他们都不用过这桥,谁还顾及这事。

  赵老师觉得何厨子的话不无道理。

  赵老师就找村主任,村主任是

作者  | 2012-4-25 15:48:43 | 阅读(295) |评论(10) | 阅读全文>>

“三正杯”东莞文学年度大奖颁奖词(转发)

2012-3-27 15:22:09 阅读467 评论4 272012/03 Mar27

“三正杯”东莞文学年度大奖颁奖词

(胡磊)

1、获奖作品:小说《红豆》  作者:黄运生

授奖词:在黄运生的笔下,都市成为现代人性的试验场。他站在对打工者理解和同情的立场上,书写打工者群体的生存处境和心理状态,发现农民进城后的生命状态和城乡冲突中的情感困境。在大量生活细节和场景展示中,呈现了一幅沉重悲壮的打工者众生图像,以强劲的叙事冲击力,以逼真鲜活的现实描述,深广痛切的人文情怀,灵动多姿的艺术笔触,表现了打工者的人生状态和对社会公平正义的理想诉求。黄运生写作上的叙事向度,始终纠结于城乡两地的生活现场和经验维度,“底层”日渐成为他文学谱系中常见的精神符码和象征意象,他所建立的叙事伦理,指呈了他的写作具有鲜明的时代意义。

2、获奖作品:小说《香蕉林密室》  作者:傻正

授奖词:小说《香蕉林密室》以他熟稔的乡下人立场,从光怪陆离的村怪志异中窥见世情世事的生存世相与时代隐喻,洞见世情伦理与乡村政治的紧密纠缠。傻正以一种诗性的叙述方式,在对民间质朴善良的书写和温厚人性的探求中,在貌似荒诞不经的叙事中,呈现出缤纷的世相,充满着对底层小人物凡庸人生的慈悲关照。在喧嚣中引入诗意,于荒诞处注入温情,切入现实,直抵人性。他小说中的地域场境、南方元素和叙事意象,不仅是一种文学书写,而是一种社会性集体记忆,揭示出极具典型意义的人类精神困境和普遍人文关怀。他通过想象的力量,实现小叙事建构大世界的魅惑可能。

3、获奖作品:小说《狐狸皮袄》  作者:陶青林

授奖词:在陶青林的小说中

作者  | 2012-3-27 15:22:09 | 阅读(467) |评论(4) | 阅读全文>>

“三正杯”201东莞年度文学传媒大奖获奖作品印象(转发)

2012-3-27 15:16:17 阅读422 评论0 272012/03 Mar27

“三正杯”201东莞年度文学传媒大奖获奖作品印象

作者 方舟

1

“今夜,我们的胡子指向何方?”

作为东莞文学的同行者和观察者,我一直认为,如同“知青运动”在中国文学编年史上留下令人咀嚼的一页一样,东莞“世界工厂”式的生存样式和现代性转换,同样会为文学创作开启巨大的潜力。如果说“生存之外无诗”从某种意义上揭示了诗歌与存在的内在关联,那么作为更为宽泛的文学创作的源头,作家们同样只有从当下的生活中寻找灵感。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东莞作家的创作冲动可能比“生活在别处”的作家来得更为迫切,其呈现的情状也更为坚实和饱含焦虑。不可否认,东莞着实有一批作家的写作原始动机就是对个人命运遭际的纠缠与清厘,但也正是对底层现实和自身命运的深度打量和体恤,其文学作品呈现出罕见的诚实与私质性。这种“诚实”与“私质性”实质上成了解读一个时代精神塑型的密码,也恐怕因此成了东莞文学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的主因。但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与评判很容易陷入一种经验主义的既定模式,而忽视了对文学本质和文学文本差异性的深究。我在一篇关于东莞诗歌群体创作的论述中同样也表达了对这种庸俗社会学解读方式的担忧。

东莞的文学创作优势在哪里?东莞文学群体能否为中国当代文学提供源头性的始创文本?当我们走过“暂住证”“厂卡”“出租屋”“流水线”“乡愁”之类的底层词汇与现实呐喊之后,我们的文学指向何方?用金斯伯格的诗来说——“今夜,我们的胡子指向何方?”

从现实中突围和从写作(心灵)双重突围,成了东莞作家迈向更高文学目标的自觉选择。

作者  | 2012-3-27 15:16:17 | 阅读(4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水围的天空(3)

2011-10-23 23:51:09 阅读325 评论5 232011/10 Oct23

赵大成离开后。林启开和他的女人亲昵地在我面前走过,林启开还对我笑了下,我知道他这笑中的意思。我之所以说林启开女人,因为她不是林启开的妻子,但他们在我还不是协管员之前就住在一起了,后来很长时间里我还真以为他们是夫妻,而且是格外恩爱的一对夫妻,他们总是一块儿上班,一块儿下班,形影不离,活脱是一对新婚夫妇。林启开长得英俊,脸上有梭有廓的像某位很红的明星,跟他一块的这个女人身子高挑,电了发的,但总是随意的扎成束,虽然穿的是工服,但仍见漂亮,是水围村最漂亮的女人。后来有一段时间只见到林启开一个人,我就问林启开,怎么不见你女人了。林启开说她婆婆去世了,回家料理后事去了。我听着觉得奇怪,她婆婆不就是你母亲?她婆婆去世了,更应该回家的是你呢。林启开笑了笑,却不回答我的问题。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并不是夫妻。赵大成跟我说,像这样混搭着过日子的并不只是林启开,仅住在水围村的就有好几对,但大家对这种事也习惯了,并没有人指责。我说你们这些外来的人都挺开放啊。赵大成说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要是出去打工你就会理解的。我说我不可能理解,我不能接受这样啊。赵大成笑着说,他们得相互依靠着过日子。我说这不是畸型的现象吗?赵大成说这社会不正常的现象多着呢。赵大成让我说不出话。

但自此以后,我看街头上的男女都带着一种异样的眼光。

还有一次,我瞧见林启开身边是另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衣着很朴素,以我的经验看这是刚从农村过来的,他们正向我这边走来。我扮作不认识,但林启开却跟我打招呼,并向我介绍说这是他的妻子,刚从老家过来看他。我只好哦哦了两声,也对林启开笑了笑,我知道我的笑容不是那么的

作者  | 2011-10-23 23:51:09 | 阅读(325) |评论(5) | 阅读全文>>

转评论家汪政老师一篇评论

2011-9-2 10:59:26 阅读478 评论4 22011/09 Sept2

城市?乡村?他们无路可走

——评黄运生中篇小说《红豆》

如果按照批评界这几年流行的划分,黄运生的《红豆》应该看作是典型的底层写作。其实,自有这种说法起,就一直有对它的质疑。但到目前为止,这还是一个具有约定性的概念,而且,它所指涉的写作类型仍在为它输送大量的话语资源。这与当前文学的外部环境与社会的思想兴奋点有关。即使从政府与主流意识形态来说,也没有哪个阶段像今天一样将民生问题如此高调地制度化、舆论化,并将其置于社会管理的重要层面。事实上,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社会就同步地开始了分化与重组,空间上的城乡、财富上的贫富,以及由此引发的政治、文化等身份上的差异日渐明显,至于这种状况可能产生的次生社会灾害自然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特别是社会的弱势阶层,也就是那些拥有社会财富与社会资源相对贫乏的群体显然需要表达它们的诉求,即使在日常生活中他们运用“弱者的武器”所进行的抵抗也足以构成对社会正当性的怀疑。因此,“他们”以及他们的生活进入文学是很自然而然的事。许多论者指出,底层写作并不是今天才有,弱势也罢,无产者也罢,底层也罢,一直是文学的重要表现对象,但是,与五四启蒙文学,与左翼文学,与新乡土文学相比,目前的底层文学还是有其语义与风格上的边界的。显然,底层不是主人,他们没有了政治上的优势,不再扬眉吐气,他们也不是被唤醒和教育的对象,当然,他们也不是革命者,他们贫困、弱小、边缘、廉价,他们被同情,他们被社会的主流价值如财富、竞争、进步、时尚所抛弃,被现代化抛弃、被效率所牺牲、机会被掠夺……因此,可以预期,底层写作还将持续存在。

作者  | 2011-9-2 10:59:26 | 阅读(478) |评论(4) | 阅读全文>>

红豆(5)

2011-8-31 8:24:27 阅读363 评论2 312011/08 Aug31

出事了,初一出事了。工地的一辆泥头车碰倒了脚手架,初一跟见喜摔了下来,见喜当场就没命了,初一的一条腿断了,一根木硬生生的穿插在初一的肚下方。牛叔将自己的人分为两拨,一拨照料着见喜的后事,红豆随另一拨跟着120急救车的后面赶往医院,红豆的心里一直在祈求着上天庇佑初一,初一千万不能死。<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医院的抢救室外,红豆他们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有的蹲着,红豆不时地站起来,心神不安地徘徊。工地上的项目经理过来跟红豆他们说,初一的医药费不用担心,老板说了会负责到底,只要人平安就好了。红豆他们的心情低落,没有人搭理项目经理。

这个城市的新闻记者的消息来得真快,几个扛摄像枪和拿着相机的急匆匆地赶来了。红豆听说过,现在的电视台、报社都搞有偿报料。初一曾经跟她说过,有什么特发事件只要打个电话过去,电视台和报社都会给钱的。初一的电话里就存有好几个这样的电话,不知初一有没有打过。红豆看见项目经理在记者到来的时候悄悄地溜走了。

记者们将镜头对准他们,咔嚓地一轮响声,有记者见红豆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就问红豆里面的伤者现在情况怎样?红豆的心此刻仿佛都不在自己身上,初一的情况怎么样红豆自己也想知道,哪里有心情回答她。记者还在不断地发问,秋山有点厌烦,在一旁说:“人都不知生死,有什么好说。”记者见状忙拉着秋山到一旁要进行采访,这时冒出几个干部模样的人,他们当中有跟记者相熟的,拉着记者不知说了些什么,记者都跟着他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作者  | 2011-8-31 8:24:27 | 阅读(363)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