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想起黄运生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日志

 
 

一蓑烟雨任平生  

2008-11-23 12:31:18|  分类: 我眼中的别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蓑烟雨任平生 - 想起——黄运生 - 想起黄运生

案头有两本《披荆集》,一是林语堂先生的《我的话下册——披荆集》,一是培森先生即将付梓出版的厚重文稿,亦名《披荆集》。日前我看林语堂《披荆集》,当中有篇《吸烟与教育》,起首一句便是吸烟者不必皆文人,而文人理应吸烟,此颠扑不破之至理名言,足与天地万古长存者也。看罢我不禁哑然失笑,想罢林语堂是烟客,才为吸烟者找出了如此天大的佐证,培森先生也是爱烟之人,一烟在手,才思汹涌,激情澎湃,妙语连珠。两位《披荆集》作者俱是好烟之客,也可算是奇缘了。

我称培森为先生,一来其乃教师出身,沿习旧俗管叫先生;二来我当民师之时,培森先生主管全镇教育,直至我进机关干事,仍在培森先生主管的宣传部门的一份刊物从事码字工作,弹指一算,相交竟也近二十载。培森先生于我,乃我领导,更是我的良师益友。称其先生,乃是尊称、敬畏。

“披荆”一词,我以为既是培森先生几度人生风雨、历尽人生辛酸的写照,也是培森先生近年数度入院,带病疾书的感慨。退休后,培森先生心脏很不好,长年遵医嘱服药,在食堂用早,可见培森先生每天必用粥水送药入口。身体如此不济,培森先生在苦修志书的同时(这是他退休后仍兼着的一件苦差),完成了这一部《披荆集》,可谓呕心沥血,让人为之动容。

真情流露,以情动人。情真即文章,写文章要真情实感,否则再华丽的文字也是矫揉造作,作文大忌,拿起笔来,满脸道学,扭捏作丑态,是以不能文也自然真情流露的自是好文章,培森先生擅长细节表达,娓娓道来感人肺腑,《披荆集》当中就不少像《我要读书》、《爱哭的孩子》、《自有留人处》、《姐弟情深》、《卖“葛”片》、《人穷志益坚》等作品,虽是作者的人生琐忆,但点点滴滴处最是让人掩卷生思,作者的苦难童年苦难的年代,随着作者的平静细诉,不断地弄湿了我的眼睛。为了读书,作者在家里小杂货店偷偷学写油、盐、酱、醋……“从此每当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就一罐罐揭开盖子看装的是什么货,按货名认读那些字,货架上层的我不够高,够不着,还要移张条凳靠前去,爬上爬下地看,有时候爬得累了就用支小棒在地下学写字……我只以样划葫芦地描画,像蒜子的‘子’字,白糖的‘白’字能把轮廓描下来,复杂的就无从下手。就这样经过二、三个月,近百个字便给我硬记下来了,能定出的也有20来个”(《我要读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早懂事,在那个缺衣短食的年代,作者的“爱哭”最让人心酸,指望着过年关的鹅放大了,卖了,作者因为放鹅有功得到了一套新衣的奖赏,但眼见两个妹妹还只能穿着破旧衣服过年,“眼泪又不争气地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团年饭了,当妈妈将鹅腿放到我的碗里时,尽管一年到头这可是最奢侈的一顿了,但是“突然间我的鼻头又发酸了,我知道大年夜不能掉眼泪,只好端着碗装着要出去擤鼻涕。刚转身眼泪便一点一点地滴到鹅腿上,我想,要是大鹅腿能换成书包,能让我有机会读中学,我宁愿一生不吃大鹅腿呀”(《爱哭的孩子》)。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一家指望的老母猪连续流产,甚至连老母猪也掉了猪命。为了能读下书去,作者不得不跟大个同学一起,到陶瓷厂、石灰窑里干着超出年龄承受所限的活儿。为了缴欠交的3元学费,父子俩不得不挑上家中仅能换钱的小鹅、芋种和大铁锤,摸黑趟河过山赶早到城里换钱,但脚下一滑,鹅笼竽头铁锤往下滚。“我连滚带爬到河边,抱起小鹅笼,幸好小鹅未摔死,也没摔跛,天见可怜。再父子俩每人抱一个箩,沿坡摸上去,是芋种的放进箩内,是石头丢远,免和再摸着它以为是芋种……耽误了一个小时才重新上路。走了几步才感到两个手掌和两个膝盖有点痛。一摸才知道手掌和膝盖都擦损了皮,微微渗出鲜血,粘糊糊的。我不敢让我爸知道”(《人穷志益坚》)。还有《卖葛片》里母子俩人挑担进城,卖了葛片后一个半块烧腊味,《姐弟情深》里姐姐将一家人从牙缝挤下的蕃薯干送给作者作救命之粮等场景描写,平淡描述却饱含情感,倍感动人。读培森先生文字,常不禁潸然泪下。看者已其然,想来培森先生写这些文字时,一定是饱含热泪,泪透纸背。

文学作品要反映时代现实,折射时代的社会文化变迁和人民群众命运。《披荆集》较好地较完整地记录了一个地方一个时代的沧海桑田。《披荆集》的跨度从1946年到现在,横跨了大半个世纪,作者以文字的形式,生动地呈现出解放前的国民教育时期、互联组、大联组、合作社、公社化、大跃进等时期的现实面貌,更展现了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变革和成就。当中记录了旧飞鹅搬迁、土改量田、第一次民选校长等事件,再现了大岭山客家风情文化、连平墟和东莞旧县城人文风貌。一叶知秋,作者以小见大,从个人的艰苦求学、艰苦创业、乐享晚年,却分明地折射出这个地方的世事变迁。表面上作者写的大多是亲身事、家中事,却真实地还原和记录了一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和命运。《披荆集》有着地方文献的作用。

培森先生的作品有充斥着浓郁的地方文化。培森先生是大岭山旧飞鹅人,他对这家乡是饱含着感情的,用了大量的篇幅写他的飞鹅岭、黄沙河,笔下的飞鹅村、黄沙河始终是那么的美丽,他的乡亲始终是那么的勤劳、纯朴。关于童年的生活,虽然苦不堪言,但他心中仍然固执地保持着记忆的那份美好,极具浪漫主义情精神。作品中戽鱼、夜抓田鸡、放牛、挖猪菜、放鹅等儿时生活景象以至细节描写都很精彩和生动,很具岭南乡村特色。读《披荆集》,就像看着一幅大岭山的《清明河上图》。

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同志在省第六届文代会、省第七届作代会上就当前文学文艺创作方向提出了“四个相统一”的要求,其一就是要求“艺术追求与社会责任相统一”。培森先生的作品追求艺术品位的同时,更加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作品中大力弘扬读书的良好风尚,大力宣扬这个时代越来越缺乏和日益淡化的亲情、友情,特别是父子、母子、兄妹、姐弟之情对现今和谐家庭、和谐社会建设有着特别的教育意义。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于我看来,培森先生一身凝聚着儒、道、佛三家思想,在人生得意时,以儒家的积极处世来处理政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当人生失意时,便用道家的无为超脱和佛家的空灭来排解胸中的块垒,修炼自己的品性,因此培森先生一生坦然。不管是阳光灿烂日子,抑或凄风冷雨年月,得也萧然,失也萧然,任其自然,无喜无悲、胜败两忘。晚年的培森先生,更加悠闲从容、旷达乐观,任天而动、苦乐随缘、开朗达观。前尘往事,信手拈来,文字超脱。

 一蓑烟雨任平生。愿培森先生永远保持那样种乐观、豁达、自在!

                                       2008.深秋

   (发表08年月10月《大岭山报》、收录李培森《披荆集》)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