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想起黄运生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日志

 
 

记忆的码头远去的渡轮  

2008-11-23 11:50:12|  分类: 也叫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渡轮在我心中,代表着浪漫,代表着温情;码头在我心中,代表着期盼,代表着记忆。

总想着一个人站在那个破旧的码头,静静的等待着那艘小小的渡轮,然后载我到另一个小小的码头。在等待的那个或短或长的时间,看海水拍着堤岸,一次一次的冲击,那份执着也会让我无言地感动。看一只只小小的渔船从我的眼帘中飘摇而过,如秋风中的那片叶一样的飘过,我猜想着那小小的渔船上定然有着像我平日所常见的渔民夫妇一样,黝黑的男人突露出坚实的肌肉,有力的双臂挥动着船桨,或者全神地掌着那小小发动机的把儿。女的一脸温柔,虽然眼里带着少许的疲惫,在平和的眺望着远处,不时地回头温情的看一眼自己的男人,然后抿嘴低眉浅笑。她定然在想着什么幸福的事儿让她掩捺不着从心底中散发出喜悦。我肯定,那是一对满载着收获和幸福的夫妇,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风里来浪里去,日子简单而满足。在我眺望的视野中不时也有着巨大的船只在欢快地鸣着长笛,那是长时出海的船只,在向着家中报着归来的信号。

喜欢看着码头上那些匆忙的身影,他们拎着大包小包的,提着瓶子挎着篮子的,大都是赶着回家的人。家是他们永远的牵扯,家中也有着一盏灯长时的亮着,就像夜间海上的灯塔一样,让人看到希望看到方向。到家,才像泊进港湾的船只一样,感受着宁静和温暖。我总觉得,只有那个时候,往日风里来浪里去的船儿,此刻就像在摇篮里的婴孩一样的安静。

捏着手中的这张小小船票,我幻想着远处那个彼岸,也有一双为我守候的眼睛,也有一个为我等待的身影。她不会撑着油纸伞,也不会是丁香一样的姑娘。我愿意她还是穿着一身碎蓝花袄子,最好戴着那圆圆的好看的渔家笠帽……我知道那只是我的一个梦,我什么也不会有。渡轮不会属于我,码头不会属于我,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

小小的码头逐渐地淡出我深情的眼睛。不阔的甲板上,一个姑娘一任头发被风好看地撩起,姑娘手扶栏杆,时而跳着,时而笑着,又时而看着被卷起的浪花欢快地叫着,那份兴奋感就像我第一次乘船那般。舱里及包厢里一些人被颠簸得不敢走动,呈昏睡状态。然而姑娘依然活跃,扬起头来,阳光尽情打在她年轻的脸上,自由自在地舒展着青春。青春真好!我手中的镜头忍不住将那青春的身影定格,姑娘发现了报以一个好看的笑,两个酒窝儿更显俏丽。这时三三两两的上来些许人,可能是船舱闷热,也可能是晕船的原因,上到甲板上的人们在带有腥味的海风的吹拂下,仿佛一下的精神起来。这时那姑娘侧过身去,盯着远方,一言不发,我想在对面的码头,也许有她期待的那个人,也有她的牵挂。

有渡轮的地方一定有码头,但有码头并不都有渡轮。东莞的水乡也多码头,但大都是小码头,简单的石块垒就而成,多了一份简朴,却没有那种撩人心思的沧桑,没有那种惹人牵挂的情怀。这些小码头平日只是供劳作的水乡人上落而已,甚至更是妇人捣衣洗漱的地方,像麻涌那个农贸市场由于收购香蕉显得忙碌的已不多见。再加上从前的划桨或摇撸的小艇早已被“突突突”嘶叫着的发动机船所取代,那个宁静的水乡风味只能是湿漉漉的记忆了。在阳江等地也有许多规模大的码头,一大早出海打渔归来的渔船塞得满满,白花花的鱼大大小小的翻着白肚,空气尽是浓郁的鱼腥味,人往里出一遭,身上便沾满那种难去的气味。最古朴而有韵味的当数阳朔兴坪集市的那一类码头,浓荫树下,百年铺就的青石板被勤快的脚板磨得滑溜,赶渡的人群大早就站满了这里,等待着那艘从烟雨漓江中驶来的机动船。但这也不是我想念的码头,更重要的是这些码头都是没有小渡轮。渡轮从历史的风尘走来,矫健、精致,就像高贵的骑士一样始终风度翩翩,最那声声笛鸣,总唤醒人记忆深处的那些花开季节,徒添一缕无奈与伤悲,直教人心生一阵疼痛。

在这一刻,我突然的想起了一位姑娘,她生在大山,却对海充满向往,对码头、对渡轮充满了遐想,想着在码头盼望爱人的感觉,想着坐上渡轮来到爱人身边的感觉。曾经我许诺带她看看码头,坐一回渡轮。可是那年以后,我始终步履匆匆,总是一个人、一张船票,伴着一段回忆,以及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我不知道,如今她是否也一样的钟情于码头,钟情于渡轮。又或者,她是否捏着岁月的船票,在某一个细雨蒙胧的清晨,在某一个码头登上了另一艘远去的渡轮。

我是喜欢乘座渡轮的感觉才来的,在刚抵达的这一个码头,我又匆匆乘搭回同一艘渡轮,又在同一个甲板上,我重遇上那个年轻的姑娘。相视一笑,仿佛明白了什么,但姑娘没有说什么,只在渡轮靠岸时听到她自言自语的说了句:是终点也是起点。虽然,姑娘不是刻意说给我听,但我清楚,渡轮与码头,于她来说,一定有着千般关系。这古旧的码头,这小小的渡轮,该演绎了多少让人难以释怀的故事,又维系了多少千丝万缕、挥之不去的情怀。

也许,就在这一刻,我弄懂了,记忆的码头远去的渡轮于我来说,是为了忘却,也是为了怀念;是为了怀念,也是为了记却

(发表于2008年11月23日《惠州日报》)

记忆的码头远去的渡轮 - wadghys - 想起黄运生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