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想起黄运生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日志

 
 

叙事:忠实现场与还原民间 ——黄若雁小说解读  

2008-11-23 13:54:15|  分类: 别人眼中的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前,我对黄若雁的散文创作情况写过一篇评论。近年他主攻小说创作,笔锋正健。我零散地阅读过他的一些小说,并试从他发表在《东莞文艺》上的几篇小说进行解读。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作家,如今许多作家逐渐走向非职业化和边缘化,无数作家弃文而去,游走于权利和市场中。而黄若雁始终对文学充满堂诘诃德式的理想,始终保持着他的平民化的写作姿态,始终把文学创作作为一种生存状态,享受着写作本身带来的快乐。

从文本的笔调和心态上来说,黄若雁的小说具有一种强烈的现实意识。《老站》这篇小说简直是一幅漫画,极其夸张人的某一禀性,触及的是一个理想与现实激烈冲突的严峻命题以及由此而滋生的苦闷情绪,从某一侧面折射出主人公老站刚直不阿的个性和直面人生的态度,于嘻笑怒骂中不事雕琢地将老站这一人物的性格表现得生动可触,讽刺了当今精神普遍庸俗化的社会现实。像老站这样的人,我们应该宽容他选择自己活着的尊严。因为他始终以不突破道德底线的

方式来延续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这在任何时候都是值得我们的尊重的,这是现实生活中许多有思想的人追求的精神与灵魂的家园。小说《老站》无疑为同类题材作品提供了最好的注脚。

从个人的经历与经验来表达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思考,这是作家写作的基本立场和原则。《对面的女人》(《东莞文艺》20022期)通过一段个人经历触及社会伦理与道德问题,在温馨的对话叙事对现代女性给予了同情和支持,揭露了社会上某类人物外表与灵魂的严重“错位”,表现了一种深沉的思想情怀、智性感悟和可贵的社会忧患意识。作品中的虹在现实生活中是那样地非常自尊,甚至经不起不值得一提的现实刺激,性格好强得要命,但抗争的的结果往往是事与愿违,是无尽的忧伤和迷惘,从而对社会道德和自身存在产生怀疑和逆反,认为任凭怎样努力,理想终归破灭,爱情终成童话,生命意义丧失,人生如雨中丁香水中浮萍终归雨打风吹去,人是一种可怜可笑可悲可叹的生物。浪漫追求与反叛现实在他的作品中呈现出一种致命的诱惑,或许这正是他的小说思想魅力所在。《芳草天涯》(《东莞文艺》2002年第6期)以儿时生活事件作为写作的内在动机,将思维与情绪的触角伸向社会与现实互为观照,将一个已成“社会问题”的弱势群体作为叙事和分析的对象,通过一个纯情女孩的爱情抉择,抨击了金钱对人性的腐蚀与灵魂的扭曲,具有强烈

的现实批判性。作品在悠远的缅怀中流露出对女性尤其是社会底层女性的关注,寄寓了深沉的痛苦与不安,洋溢着敏锐的理性思考和博大的人文情怀,摆脱了同类题材作品人云亦云的某些俗套。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黄若雁叙述策略和转变与运用,他大胆地使用不同意识流写出了一个立体的存在于社会弱势人等的形象和命运。( 磊)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