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想起黄运生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日志

 
 

旗岭的日子  

2008-11-25 18:02:52|  分类: 也叫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旗岭的日子 - 想起——黄运生 - 想起黄运生这个小山叫旗岭,或者是祈岭,直到今天我还在懊恼当初没有弄清哪个才是她的正确读音,也一直没有考究这个名字的出处。她只是我那时从教的小学校舍后的一个小山,馒头似的一个小山。

山顶上有一间水泥砖彻的平顶小屋,当地人称是哨所,顾名思义是放哨站岗的地方。我奇怪的是这里非边境地区,哪来的哨所?后来才知道这个地方毗邻深圳,六、七十年代许多人经过这里偷渡香港,那个年代我还很小,但也听说过许多抓偷渡的事,知道那时对偷渡的处罚挺严。这个地势在这一带算高的了,也就不奇怪那个年代的人们选择这儿建了这个用作了望的小屋。

我在这儿的时候,小屋已荒废了多年。我那时就住在这个小山下的一所瓦房子,这间瓦房子原也是作教室用的,后来我来了就将它用砖间成两半,用作教工宿舍。从我的宿舍越过一个泥球场,就是一排土砖瓦房建就的校舍。没课的时候,我常透过没有窗柱的宽大窗口,呆望着那间小屋,心里幻想着这间经过一定年月冼礼的小屋有着什么的故事。我很清楚,当早晨的阳光照到这间小屋的时候,校园的早读就开始了,琅琅的晨读给这里带来的是不可多得的生气。当斜阳在她身后隐去时,就是我一天工作的结束。

这里的夜很静,特别是当晚自修结束后,大多数日子都是沉寂得让人难受。而这时山顶上的小屋也是寂寞的,每每于有着月光的晚上,空气中混有淡淡的木兰香,面前摊着一本破旧的唐诗或宋词,看一眼不远处的小屋在淡月底下是那么的冷落,读一声寂寥的诗句,人也就更加的惆怅。抑或在天空飘着细雨的夜晚,虽然看不清山上的一切,想那小屋也如我一样的沉默,在岁月中守候,在守候中等待……

我想我是为数不多的常光顾小屋的客人,我喜欢一个人的坐在小屋顶上,看远处的马鞍山上的杜鹃花开得红彤彤像一片片红云笼罩一样,看四周点缀于绿荫下黑色一遍的房顶上的袅袅炊烟,看那稻田上翻滚着一海的金黄或一浪浪起伏的碧绿,看一树一树的荔枝辍满米黄的花或红的果,看一行行排着“人”字阵型的大雁从我的头顶上飞过,越过那苍茫的莲花山峰隐没在天边的云层。

山下那几块地平日种的是甘蔗,挡住我的窗子,只有在初冬时节甘蔗收成后,我才打开我的窗子,好让初冬的阳光进入我久违阳光的房子。有一年那几块旱地没有种上甘蔗,种下的是青菜或绵延着青藤的蕃薯,蕃薯有着牵牛花一样的花朵,有的还爬行上我的窗台,好看的花儿探进我的房内。每到黄昏,总有一个好看的姑娘精心地在地里料理着,斜阳把她剪成一个美丽的剪影。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不记得她的模样了。她是我那时的一个美好的梦,装饰了我那苦涩的日子。

后来,旧校舍改建,师生开发改造了旗岭,从外面移来种上了许多荔枝树,旗岭山披上了新绿,但那山上的小屋依然守护在那里。听说那时种上的荔枝早挂上了果,有了收成。虽然现在许多事物都有了大的变化,但旗岭于我,难舍的还是那间孤立的小屋。

旗岭的日子并无故事,如我一样。

                         发表在《东莞日报》《大岭山报》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