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想起黄运生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日志

 
 

那一垄黄花——献给我日渐老去的母亲  

2008-12-04 15:55:07|  分类: 也叫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下午,懒洋洋的下午。梦中出现了那一垄黄花。那是一龚童年的黄花,我年轻的母亲头戴草帽正在那花间劳作,童年的我,在母亲的身后,扬起小木枝,追赶着蝶儿、蜂儿,抠挖着草虫儿……我醒来的时候,脸上有泪痕,这久违了的梦久违了的童年啊!那一垄黄花——献给我日渐老去的母亲 - 想起——黄运生 - 想起黄运生

    童年的梦,像一片黄黄的南瓜花一样,灿烂地盛开在这个初夏。这梦缘于我午睡前看过的香港作家李碧华的一篇文章,其中描述一本叫《给母亲的请柬》的书,那是日本福井县水冈町的一笔启上赏,征集了三万二千则短语,由五名名人当评委、精选出230则出版的书,李碧华从中摘录了多则感人肺腑的话。从读上第一则那刻起,我的心灵就被强烈地震撼着。

    妈,转眼间我已古稀之年了,请千万仍然活着,我渴望有机会与你见面--我此生仍继续尽力寻找你。这是一个多么感人的故事,七十多岁的须藤柳子是日本千叶的一位老先生,至今仍不愿相信自己的母亲早已仙逝,这是一个自欺欺人幽澹渺茫的梦(李碧华语),但是,又有谁忍心戳破它呢!

    我今天在巴士站见到一个女人很像你,我帮她提袋子了。这又是一个令人伤感却感动的梦,对母亲的思念跃然纸上。

    当我见到桔梗花突砰然绽放,令我想起你在年轻的日子,大太阳下,持着一把伞。在儿女的记忆中,母亲总是年轻而美丽的,并长驻在儿女的脑海中,成为儿女心头一帧永不消褪的画卷宗,最宝贵的画卷。

    此刻,我年已古稀的母亲在门前的老荔枝树下,垂拉着头,眼睛闭着、午后的阳光打在她苍老的脸容。我模糊的眼前一片花白,又出现了那一垄黄澄澄、灿然绽放的南瓜花,又出现了年轻母亲那勤劳的身影……

    自家的一亩二分地上,母亲僻出一垄,撒下南瓜籽。入夏,瓜藤疯长,帽大的叶蓬绿意盈盈,一朵朵硕大的南瓜花就长得动人,黄得令人炫目。花势太盛,母亲仅让一根瓜藤保留一株花,说为积留养份,让南瓜长得粗壮。母亲没念书,但劳动却让她积累了许多知识。赤着小脚丫的我,挎着竹篮子,看着母亲把一朵朵碗大的瓜花摘下来放进篮子,花香扑鼻,总引来许多只蜂儿,绕着篮子嗡嗡的舞着。

    回到家,母亲将摘回的南瓜花,稍过热水,用锅一炒,竟是一道美味的佳菜。没过几天,再到地里的时候,那留在瓜藤上的花儿失色了,凋萎了。有的甚至命悬一线,吊在日益成形、日益壮大的瓜果上。微风泛起,总教人以为它就要跌落下来。母亲说,那是花儿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南瓜果。

    现在我想,其实,普天下的母亲都像那黄黄的瓜花一样,为了儿女,耗尽自己的一生。我长大了,母亲也就老了。这时母亲站起来,蹒跚地走了。望着那日益苍老的身影,我那风烛残年的母亲,就像那悬挂在瓜果上的凋萎了的一朵朵失去生命水份的南瓜花,仿佛就要飘零而去。

    我的心从未有如此的恐慌过,我突然变得害怕起来,我害怕有一天,那个我爱和爱我的人突然舍我而去,再也找不着。

    母亲,我又见到那一垄黄花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210)|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