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想起黄运生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日志

 
 

秋 嫂  

2011-06-21 09:43:45|  分类: 也叫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十点,村头的小店还亮着,在黑夜中那是一个明亮的标记。

今晚起风,不会有多人来吃了,最后的一桌客人走后,秋嫂让两个帮手回去了,自己坐在柜头后,柜上的一壶水咝咝地冒起白烟。

今晚是周六,秋嫂在等人。

往常这个时候,他们就在临窗的桌子上喝得兴起了,热热闹闹的。秋嫂等的是一班建筑工人。他们的工地就在村后,工地很大,他们在这里都快一年了,看样子还得呆好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习惯在周末到秋嫂的这个小店喝上一盅。往常他们进来,旁边的人都会皱皱眉头,因为他们的身上往往沾着未褪的泥水,也夹带着一股汗味。但秋嫂不嫌,秋嫂想起了自己死去的丈夫,丈夫生前也有这样一股让秋嫂熟悉的气味。

他们坐下来,店子就哄的生气了,他们大盅大盅的喝着酒,菜不丰富,却高兴着,兴起时还会猜起拳,甚至敲起瓷碗吼了起来,什么歌儿秋嫂不知道,却觉得挺男人的,像张艺谋电影中的那种。他们中有个白净的小伙,很腼腆,每次都不很吭声,只是静静的听大家说着,好笑时也只是轻轻一笑,喝酒都是小心的抿一口。但是大家都很爱护他,胡子说那是他们中的秀才,写信都靠他,老家在深山,没有信号,手机无法接通。胡子是他们当中的头。时间长了,秋嫂知道了他们都来自一个地方,也知道了他家中只有一个老母亲,是寡妇儿拉扯大的。秋嫂看见他就想起自己的儿子,儿子念高中,是念县城的重点学校,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儿子戴一副眼镜,也是个腼腆的男孩。

每次到来,他们都是秋嫂最后的一群客人。往往他们还在的时候,秋嫂就收拾其它饭桌了,这时他就会不吭声的过来帮忙,开始秋嫂不好意思,慢慢的也习惯了。他不大会喝,但有回却醉了,秋嫂后来知道那晚是他的生日。胡子朝他猛灌酒,他眼泪都呛了出来,但也喝得痛快。那晚他醉了,呕了。秋嫂给他喂了一碗白糖水才让胡子他们扶着他回去。下次再见他时,秋嫂说你不能喝就不要多喝了。他哎地答应着,像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

他们有时也大胆的拿秋嫂和他开玩笑,说老板娘,你就收他做你的男人好了。秋嫂笑着回答,做男人他还真嫩了点,做儿子还真差不多。大伙都起哄叫他唤娘,他却脸红得火烧一般。他没管秋嫂叫娘,秋嫂却一直半笑着叫他儿子。

柜子上的壶子叫得更厉害了,秋嫂关了电源,咝咝声便没有了。这时门外有人声,他们来了,但没有像平日的大嚷着进来。他们坐着他们一直喜欢的那个位置,秋嫂上前招呼,今晚不见他,秋嫂轻声问我儿子怎么不来了。

大家不说话,好像没听见一样。胡子说今晚不上菜,照旧先上三瓶二锅头。秋嫂觉得他们今晚有些不妥。胡子照例在他的位置上摆上了碗筷,也给装上了酒。秋嫂见了,心想他可能一会才过来。

这班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就像被克扣了工钱一样。一会大块头的那个扬头倒下大杯酒,抹抹嘴说道:狗日的,我都说那棚架不牢了,他们硬说是没事,这不弄出人命了,你说这下怎么办。听说弄出了人命,秋嫂心格登了一下。沉默了一会,胡子对大块说明天你带几个人去料理他的后事,我带些人去找他们交涉,总之要拿回个公道,人不能白死。

大块说这些事还好办,我是担心家中的那个老人,寡妇儿一手扯大的,这下不要了她的命吗?

暂时瞒着她吧,能瞒多久就多久了。

那老人今后的生活怎么办好。

我会叫家中的女人照顾好人,今后,我们就把老人养起来。

大块头说我没意见。一大桌的人都表示没意见,最后大家商定好以后每次发工钱,每人都拿出部分作老人的抚养费。

秋嫂听明白了,他出事了,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后来胡子他们是怎样离开的秋嫂都不知道了,只知道他们出门后不知谁吼了一句,有撕心裂肺的悲怆。

秋嫂拿起一瓶酒,洒在门前,天上闪着一颗星,眨呀眨呀,就像他双略含害羞的眼睛。

秋嫂突然流下一脸眼泪。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