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想起黄运生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日志

 
 

红豆(5)  

2011-08-31 08:24:27|  分类: 也叫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事了,初一出事了。工地的一辆泥头车碰倒了脚手架,初一跟见喜摔了下来,见喜当场就没命了,初一的一条腿断了,一根木硬生生的穿插在初一的肚下方。牛叔将自己的人分为两拨,一拨照料着见喜的后事,红豆随另一拨跟着120急救车的后面赶往医院,红豆的心里一直在祈求着上天庇佑初一,初一千万不能死。<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医院的抢救室外,红豆他们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有的蹲着,红豆不时地站起来,心神不安地徘徊。工地上的项目经理过来跟红豆他们说,初一的医药费不用担心,老板说了会负责到底,只要人平安就好了。红豆他们的心情低落,没有人搭理项目经理。

这个城市的新闻记者的消息来得真快,几个扛摄像枪和拿着相机的急匆匆地赶来了。红豆听说过,现在的电视台、报社都搞有偿报料。初一曾经跟她说过,有什么特发事件只要打个电话过去,电视台和报社都会给钱的。初一的电话里就存有好几个这样的电话,不知初一有没有打过。红豆看见项目经理在记者到来的时候悄悄地溜走了。

记者们将镜头对准他们,咔嚓地一轮响声,有记者见红豆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就问红豆里面的伤者现在情况怎样?红豆的心此刻仿佛都不在自己身上,初一的情况怎么样红豆自己也想知道,哪里有心情回答她。记者还在不断地发问,秋山有点厌烦,在一旁说:“人都不知生死,有什么好说。”记者见状忙拉着秋山到一旁要进行采访,这时冒出几个干部模样的人,他们当中有跟记者相熟的,拉着记者不知说了些什么,记者都跟着他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记者刚走,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女人过来,问:“请问你里面的伤者是你们什么人。”这个女人红豆留意到了,她一直就在一旁站着,红豆以为她也是医院病人的家属。

胖女人再问一句,秋山没好气地回答她:“当然是亲人了。”

肥女人递给秋山一张卡片,说:“有需要的我们公司可以帮忙,服务周到,价格优惠,还可以打个折。”

秋山瞧着那张卡片,不明白。胖女人解释着说:“我们是殡仪馆属下公司,可办理一条龙服务。”

秋山一听,“呸”了一声,忙将手中的卡片扔掉,骂道:“天下有这么狠毒吗,人在抢救,你却在咒人啊,你还算个人啊!”

胖女人想解释什么,秋山涨红着脖子指着她喝道:“滚,你妈的瘟神快滚,再不滚老子杀了你。”

胖女人见秋山那个样子像要吃人似的,忙急脚走了。秋山气不过,在一旁说道:“这是什么世道,人没死,殡仪馆的就来推销生意了。”

红豆听着又抽泣起来。秋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蹲在地上用力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

初一在手术室里待了十一个小时才被推出来送进观察房里,这十一个小时对于红豆来说仿佛过了十一个世纪。隔着厚厚的一层玻璃,初一全身插满管子,一动也不会动。这样子还怎么活啊,红豆瞧着又哭了起来。

初一的命总算保住了。初一清醒过来第一句话就问红豆:“见喜怎么样了?”初一记起出事时他是和见喜一起的。红豆说见喜没有了,当时就没有了。初一听着就闭上了眼睛。初一和见喜打小就好,见喜前年结婚,还是初一作的伴郎。见喜的老婆小桃在一家玩具厂里打工,见喜跟初一说小桃怀孕了,再过两个月就让小桃回家去,生了小孩再过来。初一还跟见喜说好一块努力,将来有钱就在城里买房子,让孩子在城里的学校上学。可现在,见喜走了,初一感到很伤心。

傍晚秋山来了,是牛叔让秋山过来顶替红豆照顾初一的,牛叔说红豆恐怕几天都没合眼了,再这样下去铁人也顶不住,也会累坏的。秋山告诉初一:“见喜的老婆小桃以及老家都来人了,见喜现在躺在殡仪馆的冰柜里,大家都忙着为见喜索赔。牛叔找上面的工头,工头说工程是承包给牛叔的,要牛叔自己负责,工头干脆关了手机躲藏起来不露面。后来负责工地建设经常到工地巡视的胖经理跟我们商议,说是请示了他们的老板,见喜是自己不注重安全造成的事故,但本着人道主义,答应补偿给见喜五万元。”

初一听了一阵咳嗽,说:“一条人命啊,就值五万元?”红豆忙着给他揉着胸口。秋水说初一你别激动,我只是说着给你听,你激动也没办法,你还是先养好自己的伤。

秋山见初一平静下来,接着说:“五万元,我们当然不会接受,见喜老婆小桃都哭得哑了,昏了几回呢。今天牛叔领着见喜老婆小桃和我们到市政府上访,市里的人叫来了好多人,有些相熟的以前在工地上露过脸,牛叔、见喜老婆他们进去谈,我们在外面的草坪上坐着等。就在我来这里之前,牛叔他们才出来,说是工地的开发商老板同意拿十万元了结。”

红豆说:“十万元啊,你们答应了?”

秋山说:“没有,他们说要是同意就签字给钱,今晚就立马将见喜火化。牛叔没有答应,说回去再商量。”

红豆离开医院时,初一让红豆去看望下见喜的老婆小桃,红豆答应了。

 

小桃他们被安置得贼远,与红豆他们干活的工地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这是一家私人开的小旅馆,柜台前坐着几个穿着治安服装的人。后来红豆弄清楚,安排小桃在这里住下,是怕他们见着见喜出事的地方而情绪激动,做出诸如到政府上访闹事的行为,而那些治安队员实则是安排着监视他们的,他们要是有什么动静都会第一时间向上边的头儿汇报。房间里烟雾迷蒙,那种劣质香烟的味道呛人,地上一片狼籍,撒满快餐饭盒、木筷子、矿泉水罐、烟头。房间里除了牛叔他们,还有见喜的父亲王有成,见喜的叔父王有功,小桃的兄嫂以及红豆不认识的一些人,那是小桃的娘家人。红豆挨着小桃坐下,握着小桃的手,话没说出,泪水却老早地流了下来。

当中有个红豆不认识的在说着话,红豆注意到他的屁股边放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小桃的兄长叫他张律师,小桃的兄长问:“真的不止十万元?”张律师说:“十万元太便宜他们了,这是一条人命啊。前不久一个小孩在水库玩水没了,还赔了三十万,上月一家电子厂的姑娘跳楼了,厂里还赔了三十五万,你们见喜最起码这个数。”小桃兄长递给张律师一根烟,说:“娘的还差点让他们骗了,十万元就想打发我们,不能让他们便宜了。”张律师说:“听我的没错,反正也不用你们做什么,该怎么做到时听我的就是,能拿到那个数,给我们八万就可以了。”红豆听了,心想这人也真狠,一下拿走八万。张律师见小桃兄长没作声,又说:“其实也不是多要,我们要找许多人办事呢?拿不到这个数,我们不收一分文。”小桃兄长征求王有成他们的意见,说:“多二十万呢,叔,你就表个态吧。”

王有成眼睛望着牛叔,意思是想牛叔给个意见。红豆才想起打进来后牛叔就没有出句声,牛叔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半晌才说道:“说到底我也是个外人,这事还得你们自家人做主,尽快办了好让见喜入土为安。”

小桃兄长又问了小桃,但是小桃无力地靠在红豆的身上,只是一味嘤嘤作哭。小桃兄长站起来说:“我看这事就交张律师去操办,人没了多拿些钱没什么不好,这样也可让见喜闭目,见喜再放不下的是小桃以及没出生的孩子了。”小桃听着哭得更加伤心,红豆劝慰着说:“小桃你要撑着啊。”

张律师说:“这位大哥说得对,现在最要紧的多要些赔偿。”

第二天的事真的很让红豆长了见识,不得不让红豆佩服那个张律师。在政府的广场,大清早就来了四、五十个妇女,都是些中老年妇女,一个个都穿着孝服,当中一个黑瘦女人是领头的,跟张律师很熟络,问张律师:“一会要不要搭灵台?”

“看情况再说。”张律师转身找小桃兄长去了。

这些女人都很会演戏,黑瘦女人手一挥,都“见喜啊你死得冤啊……”的喊得呼天抢地,眼泪飞溅。

一会,几辆警车过来,下来一班穿警服的人。政府大楼里也走过来几个人,当中一个领导模样的径直走到牛叔面前,不满地对牛叔说:“怎么会这样,昨天不是说好了吗?”这是信访的刘主任,牛叔认识。

牛叔有点歉意地说:“没办法,大家商量了,这十万确实是低了。”

“低了?你们可以到法院去上诉,也可以过来协商,我们不是一直为你们调解吗?用得着这样胡闹吗?”

“刘主任,这确实是低了,这行情我们了解过的。”张律师过来说。

“又是你啊,不用说这场戏又是你导演的吧,一会是不是通知记者又搭灵棚了。”刘主任熟悉这个张律师,对他很厌恶。这个人,就喜欢赚取这些钱。

“不,我们不会这么做,这些人真的是他们的亲属,与我没关系。”

刘主任刚要说什么,手机响了起来,刘主任跑到一旁接电话去了。

刘主任这个电话说了好长时间才过来说:“我说你们这样不是存心想解决问题的,这样吧,你们立即叫大家回去,找几个说得话的跟我进去谈吧。”

张律师说:“事情不解决,她们是不会回去的。”张律师的话刚说完,人群中有人惊呼:“晕啦,有人晕倒了。”

红豆在人堆中站着,身边那个喊得伤心欲绝的老女人突然晕倒在地,红豆刚想把她抱起来,一个女的把红豆挤往一旁,大声地呼喊起来,人群一阵混乱。刘主任眉头皱了一下,吩咐身边一名工作人员:“打120,叫救护车。”不消一刻钟,救护车就鸣着号过来,将老女人搬弄上车,又鸣着号的走了。

张律师、王有成、王有功、小桃以及小桃兄长跟着刘主任进去了。黑瘦女人手一挥,那些女人立即停止哭喊,分散坐在广场的石凳或草坪上,黑瘦女人边指挥着两名妇人给大家分发着矿泉水和面包、香烟,边跟其他人说笑着。

中午一点多,小桃他们出来。红豆过去扶着小桃,听见小桃兄长问张律师:“你说他们会答应吗?”

张律师很有信心地说:“这种事见多了,他们肯定会答应的,明天没有消息,就再升级闹一闹,后天他们一定会给个说法,他们比我们更想早点了结。”

事情比预想的来得快。下午五点钟刚过,刘主任打来电话,把小桃兄长他们叫了过去。回来时,红豆看见小桃兄长的脸上流露着兴奋,红豆猜想到结果了。果然,他们说是见喜得到了三十五万的赔偿。

见喜当夜就被火化了。红豆说:“这下见喜可放心去了,有了这笔钱小桃的日子也算有个着落。”

牛叔说:“屁,有多少能到小桃的口袋还真不好说。”

红豆听了一脸愕然,想问牛叔,但牛叔狠劲地吐出一口烟,烟雾迅速遮盖了牛叔的脸。当烟雾散开,牛叔起身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